弘扬中华孝道 传承中国传统文化登录   立即注册   收藏本站   联系方式   010-60226031

寻路·践行——吴鸿清和他的启蒙教育实验

2013-7-9 10:49     中国网

第一次见到吴鸿清,是在两个月前端村小学的一个招生推介会上。那天,来自全国各地的300多位家长,把吴鸿清团团围住,询问着端村小学方方面面的情况。

端村是河北省安新县白洋淀北岸的一个普通村庄。2012年秋,由当地政府、端村李氏家族和王氏家族共同发起募集资金,特别是方风雷、李风兄弟鼎力操办建设的端村小学新校区就坐落在村子一侧。2013年夏,记者再次来到这里时,工程已近尾声,预计新学期开始时,1200名孩子就可以在这里读书学习了。而吴鸿清,则是投资方为端村小学物色的校长人选。

一个农村小学,何以会吸引如此多家长的目光?吴鸿清又何以会打动投资方?带着疑问,记者见到了吴鸿清。

“最主要的是提供给孩子们吃的‘奶粉’是最好的,是最适合他们年龄段的教学方式。”一缕发灰的短胡须,一副高度近视眼镜,身穿浅褐色中式上衣的吴鸿清,尽管出任端村校长一事还没有最后定论,但是,他已经在为端村小学的事情操心了。平和的话语中,透出淡定和睿智。

吴鸿清告诉记者,他这辈子最大的梦想,就是做一次关于启蒙教育的实验:让孩子们在他们最合适的年龄,做他们最适合做的事情,教给孩子们一辈子都有用的东西。

为了这个梦想,吴鸿清从七年前的甘肃甘谷“伏曦班”开始,一步一个脚印地进行着他的教育实践。端村小学,或许将为他的教育梦想搭建起一个新的舞台。

甘谷七年:让传统教育活在当下

在投资方的设想中,未来的端村小学将展开一系列教育实验,包括西方艺术经典教学和中国文化经典教育。因此,把吴列为端村小学校长人选,看中的也正是吴鸿清“伏曦班”的经验。

对于吴鸿清来说,甘谷七年的经历,也的确是一段让他魂牵梦萦的日子。说起当年的情景,吴鸿清依然感慨不已。

那是2006年。吴鸿清舍弃在大学的教书工作,带领三名大学生志愿者赴甘肃天水进行小学教育改革试验。“我想证明的是:中国古代优秀的传统文化和成功教育经验是不过时的,完全可以为培养现代人才服务。我要探索的是:用中国传统文化培养现代人才的路径。”

甘谷县是国家级贫困县。但是,土桥小学的简陋还是出乎吴鸿清的想象。“低矮的教室、破旧的桌椅、泥土操场、地面上随便铺着砖块”,第一次走进这所小学时,吴鸿清感觉,在城里人眼中,这里根本不像学校。但是,让吴鸿清下决心留下来的理由是,当地教育主管部门对他提出的教学实验要求全盘认可:教学不受现行教育大纲限制,自主设置课程,自主选择教材进行教学。还有,小学四年级以前不参加学校统考。

9月开学,吴鸿清在这所小学一年级入学新生中招收了32名学生进行他的教育启蒙实验。“因为甘谷是人文始祖伏羲的故里,所以这个班命名为‘伏羲班’。”

伏羲班是土桥小学的实验班,与普通班不同,伏羲班课程内容以背诵中华传统启蒙教材和经典书籍为主要教学依据。其中,一二年级以《弟子规》、《千字文》、《周易》《声律启蒙》为教材,对学生的要求仅是认识常用字,学会查字典,具备阅读能力。课程设置上,每天一节书法课;三年级学习《论语》、四年级读《大学》、《中庸》、《四书》;五年级念《孟子》等古代经典和国内外优秀散文。数学课以常规教学为主,增加珠心算课以培养学生的数学兴趣;增加武术课程和民乐课程,要求学生至少掌握一种特长。

“孩子们可以将《易经》中的八八六十四卦,384个爻位,每一个爻位都清晰背诵吗?”记者有些吃惊于小学生的学习力。

“完全没有问题。”吴鸿清脸上露出略有得意的笑容。

“这需要多长时间的记忆?”“没有具体要求。老师会根据学习进度来安排。”

“为什么想到从中国传统文化中寻找教育方法?”记者问。

“被大众熟知的现代人才都是用古代经典启蒙的。”吴鸿清举例说,“丁肇中、李政道、杨振宁都是诺贝尔奖获得者,他们在启蒙阶段学习的都是中国古代经典。杨振宁五岁就能背《龙文鞭影》。中国古代有很成功的教育,民国时期也有成功的教育,有无数事实可以证明。既然曾经有培养人才的教育,那么就应该走回去,看着是退,实际上是进,以退为进。”

“就是这个原因促使您进行了‘伏羲班’的教学实验。”记者急着下结论。

“哪有这么轻易。更为根本的原因是我对一些教育现象近20年的近距离观察。”吴鸿清的孩子已经在大学读书,孩子学习成长过程中的一幕幕让从事教学工作的他历历在目:学习负担重、课业压力大、孩子疲于奔命、绝大部分课外时间用来做作业、想玩儿而玩不成的纠结、到点不能休息睡觉、学习内容考完就忘、学习到的知识很难受益终生。看到儿子小小年纪就要承受因分数而起的考试压力、排名压力、老师压力、家长压力。那一刻吴鸿清真正感受到了什么是切肤之痛,“儿子上小学后的十几年,我和孩子一起体会做学生的苦。”

“如何才能培养出素质全面发展,具备崇高品格,具有良好修养,同时还能好学、乐学的现代人才?这个问题在孩子上小学后的十几年过程中,我不断酝酿:基础教育改革尝试该不该做,能不能做,怎么做的问题。同时,也开始着手教学研究和理论上的准备。为此,我反思了近20年,也为启蒙教育实验准备了近20年。”

通过研究我国历代人才启蒙阶段教学内容、教育方法和效果,古代教育的基本事实清晰地呈现在吴鸿清面前:013岁是儿童灵性、感性、记忆力最发达的时期。在他们记忆力黄金时期通过学习、背诵国学经典吸收圣人思想,使孩子启蒙阶段养成在较高思维模式中思考问题的能力,奠定一生的基本素质。“中国传统启蒙教育有很成功的经验,我能不能通过教学实践尝试着汲取、继承这些经验,在现代社会重放光芒。”吴鸿清问自己。

“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选择做基础教育改革实验的念头浮出水面,吴鸿清默默上路了。“教学试验的特点就是把老祖宗的经典捡起、用好。最后无论出现什么情况,只要我还活着,我就要把这件事做到底。”那时的吴鸿清还不知道自己的教育实验将在远离自己熟悉的生活环境中展开。他更不知道,这一教学实验的名称是——“伏羲班”。

“经典”:学生精神生长的“奶粉”

“教育的本质在于育人,中国古代启蒙教育的成功教育经验核心是教人做人。”吴鸿清说,小学阶段教育的根本任务在于培养幼童优秀品质,在于“养正”。

“养正”,语出《易经》:“蒙以养正,圣功也。”意思是说,从童蒙时代开始就施之以正确的教育,这是培养“圣人”的基本功夫。既然教育的目的是“育人”,“育人”的根本在“养正”,那么“养正”的途径是什么,记者追问。

“答案是,文化经典。启蒙教育是人生最重要的课程。在小学教育阶段奠定的最基本的人生观及价值取向将决定他人生的走向。”吴鸿清说,在伏羲班语文教育内容以背诵经典书籍为主要教学依据,是因为它们是中华文化的“原典”,文化含量极其丰富。经典文字中包含的社会运行基本准则,做人做事的基本道理可以指导孩子们日后的成长道路。

吴鸿清总爱说起的例子是,人的生长,吃的东西是第一位的。同样,基础启蒙教育的第一个问题首先是解决食品问题——学生精神生长的“奶粉”,即课程和教材。“中国古代千淘万漉筛选出来的‘经典’素质含量最高,最有营养。‘经典’不是‘有毒奶粉’,‘经典’没有保鲜期,因为‘经典’永不过期。即使孩子自己抓着吃也能长大。换‘奶粉’可以保证学生心灵的底色是好的。”

为了证明课程、教材是第一位的,吴鸿清决定入读伏羲班的学生不选,授课伏羲班的老师不挑。所有课程都由当地教师讲授,同时放低对老师的教学要求,“我对老师们的要求就是少讲,保证大意不出错即可。不要讲每个字是什么意思。就怕‘扣’字眼儿,一旦出错对孩子们的影响很大。”

一位到甘谷支教的香港中文大学研究生志愿者,在观察伏羲班三个月后,学习中国古代哲学思想专业的他无法按捺给学生上课的“冲动”,请求教课。得到的却是吴鸿清的坚决拒绝,“你上课了,伏羲班的实验就失败了一半。因为我要证明的是学生学什么教材好,不是谁来教。”

为了落实素质教育,解决课程和教材素质含量问题,伏羲班将书法作为每天一节的必修课。“学习书法重在过程,学习者在综合素质方面的收获将远大于写一手漂亮的字。”早在1984年就加入中国书法家协会的吴鸿清认为,“书法的素质含量高。有技傍身可以跟随孩子一辈子。”

伏羲班的汉字教学分开的较为彻底。一二年级除了书法课外,基本不动笔写字。如何解决写字与认字之间的关系,伏羲班采用两个办法:先是背诵吴鸿清自己编撰的《常用汉字歌》。记者翻看了这本自编教材,书中的内容通俗易懂:“一无所有白,白上加横百;二横一竖干,见水(三点水旁)就出“汗”;不为否定词,不正就是歪。”

“既认识了汉字,又知道怎样用偏旁组合汉字,以此来解决孩子的认字方法,并从理论上解决写字问题。”

二是书法课上学习写常用偏旁,400多个常用偏旁组合成千上万的汉字。在伏羲班,一二年级的学习任务是将字写漂亮。书法课在书写规范和写漂亮之间,吴鸿清要求先写漂亮——这件事,知易行难。

吴鸿清将他1999年设计发明并获得国家专利的“乾坤格书写纸”带到了伏羲班。乾坤格,取天圆地方之意。形象地说,就是铜钱格。乾坤格可以精确地标示出笔画位置。每一笔的起点、终点都有精确坐标,笔画运行路线一目了然。乾坤格便于书写布局,将复杂的汉字间架结构简洁化处理,学生易于上手和模仿。当学生有了一定书写基础后,很快就能根据学习进展脱格书写了。

“规范不着急,什么时候学都可以规范。”按照吴鸿清编写的书法课教材,学生写毛笔字第一件事情是看清楚笔画位置再写。每一个笔画的坐标都很清楚。“认真一点、注意姿势、中锋看清楚位置再写。”每节书法课,这句话会被强调几遍甚至十几遍。

“汉字之美,凝聚了世间万物美的规律。书法不仅是实用技艺,更是培养人素质的课程。”吴鸿清结合自己的书法教学实践加以说明,自古以来,软笔书法就是文人修养不可缺少的课程。通过学书法可以培养学生的毅力、定力、眼力、脑力、手力,可以启智育德,审美养心。学习书法的素质含量丰富,从小学习,终生受益。“伏羲班就是用最新的事实再次证明,用古代经典教材和教育经验可以培养出现代人才。”

伏羲班:实施以人为本的素质教育伏羲班的发展并非一帆风顺

有人不理解伏羲班的教学方法。“这些经典中很多内容是成人社会的行为规范和规则,孩子们没有这样的生活体验,他们怎么理解,产生了误解怎么办?”

对此,吴鸿清的回应是,在小学阶段,重要的不是理解而是储存。随着他们年龄的增长,读书、阅历多了,自然会理解。“小学阶段就像炖牛肉,作料齐备之后,小火慢慢煨。煨着的过程,就是读书、学习、成长的过程,这属于他生活阶段。煨到一定火候了,肉已煮熟、味道浸入,就是开悟阶段了。他终究会明白。”

更多的人质疑伏羲班的教学成果。“孩子在伏羲班学习的内容不是应试教育的考试范围,伏羲班的孩子以后的出路是什么?如何与现行教育体制接轨?”

质疑声集中出现在2010年伏羲班孩子们升入四年级的时候,“小升初”问题浮出水面。家长们提前感到了迫在眉睫的升学和考试压力。他们意识到,孩子的学习内容不在考试范围内。


吴鸿清感到了信任危机。“看到很多家长不安不踏实,怕孩子考不上中学,甚至有些人传说伏羲班就是特长班、书法班、武术班。我们马上做了调整,用半学期的时间快速学习四年级语文教材,准备参加学区统一考试。用考试成绩平息对伏羲班的不信任。”

这是伏羲班教学实验在迈入第四个年头时,第一次参加学区期末统考,这也是伏羲班的孩子们上学以来参加的第一次考试。成绩出来后,学区40多所学校,伏羲班的数学平均分排名第一,语文排名第四。和学校同年级比,语文、数学成绩位列第一。

这下家长放心了。

尽管平稳度过了这次“危机”,但伏羲班的课程和教材与现行教育体系差异过大,是伏羲班发展过程中无法回避的问题,对此,吴鸿清心里再清楚不过。“家长肯定要问你将来高考怎么办?虽然我可以解释清楚,但家长总是半信半疑,不会拿自己孩子的未来做实验。”吴鸿清认为,“伏羲班虽然和现行教育差异较大,但不是脱离现实、回避现实去搞教育的世外桃源。伏羲班也要参加普通班的考试,在应试教育的考场上战胜普通班,在高考时也要名列前茅,考入一流大学。这样才能得到大家的认可,否则就是伏羲班实验的失败。”

七年来,吴鸿清面对一次又一次的不解,一波又一波的质疑,从没有退缩过,也不曾打“退堂鼓”。因为他坚信自己的选择,“在基础教育阶段实施以人为本的素质教育是伏羲班教育原点也是最终的追求。”

吴鸿清告诉记者,他所理解的素质教育是长在身上的四种要素:一是“孝”,孝敬父母。不能顾着自己前途和发展,不管父母。二是“悌”,尊敬长辈;三是“谨”,做事认真严谨;四是“信”,做人做事讲诚信。“人的其他素质和条件都是由这四个字对身心的影响之下衍生出来的。素质不是临时教育的,小学阶段是素质教育扎根阶段,成年后很难对素质进行再培养。而一旦过了培养的关键时期,很多人会随波逐流而失掉自身的人生标准、追求和目标。”

落实素质教育还有一个硬指标,就是减轻学生负担。而切实减负是伏羲班不可触犯的重要原则:一、二年级零书写作业,三年级以后,单科书写作业不能超过20分钟。课余时间让孩子“撒花儿”玩。“古代讲‘顺性’,就是顺着人的人性,教育也要符合人性。小孩的天性就是爱玩,如果不‘顺性’,不让玩,他就会厌学,个别孩子长大以后甚至出现心里上极大的扭曲。”吴鸿清感慨地说,“现行的教育体制下,从小学甚至幼儿园开始,孩子就没有了玩耍时间,高中毕业就抛书、撕书,进了大学,放纵地玩,还没玩够就毕业了。这是人天性的颠倒。这样厌学的孩子怎么可能有终身学习的能力?”

“伏羲班真正做到了减负,学生提个塑料袋儿就来了,因为就那几本书,哪有什么课业压力啊。”

从甘谷到端村:注入“经典”活力

20111017日,土桥小学伏羲班25名师生应邀,赴港澳参加纪念辛亥革命一百周年活动。无论在旅途中,还是在交流现场,伏羲班孩子们的表现备受赞誉。这些来自大西北农村的孩子们第一次走出甘谷,他们的彬彬有礼,落落大方,文武双全,开朗自信,给人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在“百年辛亥、千人挥毫”活动中,伏羲班同学们和与会的一千多人同时挥毫,场面极为壮观。嘉宾、与会人员纷纷登台合影留念,而伏羲班的同学们更是成了小明星,与会者欣赏他们的作品后主动提出和他们拍照,孩子们表现出良好的修养。一位主办方工作人员评价道,在他所接待的内地学生参观团中,伏羲班的学生是最文明的、最有礼貌的。

“小荷才露尖尖角,自有蜻蜓在上头。”就连吴鸿清也忍不住在博客上夸赞起自己的学生。

20129月,首届伏羲班的学生升入初中,原计划只做小学教育改革试验的计划延伸到初中和高中,土桥小学更名为伏羲学校。

同年7月,中央电视台播出的《教之道》专题节目,在与“伏羲班”的对话中,伏羲班大胆、全面的教育改革和实验使以推广中华传统文化教育为自豪的台湾教育界同仁感到自愧不如。


随着节目的播出,伏羲班引起了人们很大的兴趣。全国各地都有学校打电话来想与吴鸿清合作“复制”伏羲班。

截至目前,进行了七年教育启蒙试验的伏羲班,在甘肃全省已开办13所。2013年暑假开学后,全国开办的“伏羲班”将达30所。吴鸿清说,“创办、复制100所伏羲学校是我的既定目标。”

吴鸿清坦陈,七年素质教育实验的伏羲班从创建到发展,规模上从班级到学校,地域上从区县实验扩展到全国范围,伏羲班现象在全国基础教育改革领域掀起了探索浪潮是吴鸿清始料未及的,“最初只是想做个实验,想不到会有这样的反响。”对于能否出任端村小学校长,他都期待着这里将开始的教育实验,走出一条有益于乡村教育发展的典范之路。

当然,对于伏羲班的教学实验,吴鸿清表示,还要不断摸索和改进。“比如语文教学将由朗诵式教学,改为吟诵式教学,要用唱的形式表现‘经典’中的美学。比如在教学中添加对联教学的形式,锻炼孩子们的文学创造能力。”

“需要完善的地方太多了。”吴鸿清笑着说,路还很长。


分享到: 0